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七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七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在陈刚和苏樱在车上缠绵时,向涛正乘车往住处驶去。

    “向市长,是回市委吗?”张诚坐在座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去青云吧!”

    青云山庄是段正的启航地产所开发一个高档别墅区,这里的十八号别墅是没有对外标示销售的,是专属于向涛的一个私密会所。

    小吴将车转向往青云山庄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和王姐说一下。”张诚又问道。王姐王萍是向涛的妻子,对于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婆,向涛早就没有和她睡在一起了。他们分居已久,只是为了维持自己对外的形像,在公开场合两人还是表现的像正常夫妻一样。但对于张诚和小吴来说,这个己经不是秘密,他们两人跟向涛己久,向涛也把他们当做心腹,像这种生活琐事,个人爱好,还大多要他们来安排。

    “嗯,说一下也行。”向涛闭着眼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苏樱的一颦一笑,才不愿回家看到家里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张诚拔通了电话,“王姐啊,向市长今晚不能回去啦,对,有个小会,还要批些文件。对!”

    小吴的车开得十分平稳,不久就到了青云山庄,在十八号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诚下车拉开车门,“向市长,明天几点来接您?”

    “明天都有那些活动?”

    “哦,明天上午您要出席一个展览馆的奠基仪式,中午有个会,下午还要到规划局去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我就不去啦,通知一下,九点来接我!”向涛说着向楼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们九点来接您,您好好休息。”张诚看着向涛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向涛径自往前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诚上车对小吴说,“走吧,我们也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,张哥,你看今晚老板对那个小少妇是不是有意思?”小吴和张诚是老乡,他能跟向涛开车,全是张诚的安排。有人的时候他叫张秘,没人的时候就会叫他张哥。

    “呵,瞎子都看得出,不过,那个小少妇也真是有够勾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腰身,那脸蛋,我还真没看过这么艳的。”小吴说着不禁咂吧了下嘴,“太诱人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老板看上的,你可别瞎想!”张诚幽幽得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就这么一说,不会瞎想。”小吴心中一凛,向涛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要他玩完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

    “我们就跟老板好好看着,他如果有进一步的表示,我们就去安排。 其它的,不要多想,也不要多说。”张诚心中又何尝不对苏樱想人非非,可他明白只要是向涛看上的,他连想都不要想,最好是看都少看。

    “是,张哥提醒的是,我记住了。”小吴往张诚的住所驶去。

    向涛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别墅内,心潮起伏难定。他虽说上了一定的年纪,但一颗色心却有增无减。但凡是他看上的女人,不管是下属、别人的妻子,只要他想要,他一定会得到。以往那些女人,他都是玩了就算,从不会想今天这样念念不忘,只想着跟苏樱厮磨在一起,能待多久就是多久。

    唉,我在官场多年,见过玩过的女人不知有多少,但没有一个比得上今晚那小少妇。苏樱,想你一下我都要硬起来。这些年,我算是白玩了。只有跟你睡上一觉,我才算没白玩。苏樱啊苏樱,怎么没早碰到你,让你跑到老杜那里去了,不要被老杜这个家伙捷足先登了。向涛暗自在心中揣测。

    老杜杜渐林是花名在外,宣传部内但凡有点资色的他都不会放过。苏樱这个绝色不可能全身而退啊?是什么原因还没下手,还是已经得手了。不会,这种尤物要到手了,老杜还会放她出来?那是什么原因呢?

    向涛百思不解,寻思间找通了张诚的电话,“小张啊,老杜现在在忙些什么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向市长,杜部长前段时间晨练时跌伤了脚,现在在医院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没通知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您这次去法国考察出的事,您刚回来,所以就没来得及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明天安排个时间去看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勒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查一下苏樱是什么时候到宣传部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我现在马上去问。”

    张诚待向涛挂掉电话后,想了想拔通了宣传部的刘天刘科长的电话,“喂,刘科,我张诚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秘书,有什么指示?”电话那头传来谄媚的语气。

    像张诚这种成天跟市长在一起的人物,平时要巴结都巴结不到。今天主动打电话过来,那自然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而张诚之所以找刘科问,不是直接去人事查,是考虑到向涛只要知道苏樱是何时去的宣传部,这个事只要是宣传部的人都会知道。如果到人事那里去,就会搞得尽人皆知,而这不会是向涛所希望看到的,否则,又何必叫张诚来问。

    “向你打听个事,你们宣传部最近是不是调了新人进来?”

    “嗯,是进了一位,叫苏樱!怎么张大秘书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喔,是我一位远房亲戚,今天让我帮忙照顾一下。这不,我就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张大秘书的亲戚,那一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时候来的,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月十号来的,刚好前一天杜部长住院,那天就我一人在,所以特别清楚。不过,你这位亲戚可是个大美人啊,现在部里的都围着她转呢!哈哈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能给我注意点,她可是有老公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都知道,我会帮你看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改天一起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一言为定啊!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张诚挂了电话,立即拔通了向涛的电话,“向市长,还没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没呢,有什么事,你说。”向涛知道是苏樱的事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问清楚了。苏樱是这个月十号到的宣传部,前一天刚好是杜部长住院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您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向涛挂了电话,暗自欣喜:老杜老杜啊,你早不摔晚不摔,偏偏苏樱来了你就摔。真是摔得好,摔得妙。

    小吴见张诚一通通电话打来打去,好不容易等到他汇报完,不禁问道,“老板要找苏樱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,老板这次跟以前不太一样,看样子是真的被迷上了。以后的事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多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诚陷入了沉思中,看来要尽快不露痕迹的把苏樱调查清楚了。

    向涛此时也在盘算着如何尽快的趁老杜不在时把苏樱调到自己身边,“咚、咚、咚!”门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会来这?难道是她?呵,还是老段识趣,正好今晚找她先下下火。

    向涛摸了摸因为想念苏樱而发硬的下体,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向市长,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!”门一开,董倩就娇滴滴的嗲声嗲气的叫道,跟在晚会上那个端庄大方的白领丽人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那能呢!”向涛一脸的淫笑。

    董倩手上拿了个包,一进门把包丢下,就扑到向涛怀中,“还说没忘,今天你心里怕是只装着其它人吧?”

    “装着谁啊,不是装着你吗?来,你摸摸,你一来我就硬了。”说着顶了顶董倩的下腹。

    董倩知趣的蹲了下来,隔着裤子抚弄起来,“真硬!”边说边伸出舌头来对着裤头舔起来,“啊,越来越硬了。”她心里知道,向涛绝不可能是因为她的到来而硬。晚会上向涛对苏樱的丑态可是没逃过她的眼睛。可这也有什么关系,不管是谁的替代品,只要把这个爷伺候好,她就会更好,这点算盘她还是会打的。

    向涛一把抓住董倩那盘在脑后的秀发,紧紧的将她的头摁在下面,下体不住的磨擦,“硬吗!拿出来,好好舔!舔不好今晚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他憋了一晚上的情欲终于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吗,我的好市长。”董倩仰起头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美眸望着向涛,纤手把拉链拉开,掏出火棒,张开湿润的双唇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喔!”向涛低呼了一声,双手抓住董倩的头,用力的在她喉内顶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,唔!”董倩被他抓得动弹不得,口中被塞住,只得抱住向涛的双腿,发出唔唔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干,喔,爽。”向涛继续抓住董倩那早己散落的秀发,边往沙发处移动,边说道,“爬过来,骚货,不要停,停一下就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董倩只得像条母狗一样的爬着,被向涛的火棒牵引着,一路爬到了沙发边,中途还不忘适时的用舌头吮吸着棒头。

    “唔,舔得不错,下面呢?”向涛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下的董倩。

    董倩妩媚的双眼向上一瞟,两手握住下面的两颗小球,搓了搓,“这就来了!”说着,舌尖从棒身上一路舔下来,把两个小球轮流含入口中,一吸一吐,手在棒身上不停上下磨擦。

    “把裙子脱了。”向涛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董倩立即扭动着雪臀,两手暂时放开了火棒,把套裙褪了下来,而口中始终含住棒头,不停吮吸。

    向涛把脚伸入了董倩的秘缝,用脚趾揉挖着,“怎么样,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湿了,早湿了,湿了一晚上了。”董倩呻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吗?早湿了还不早点过来让我干你这个骚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来了吗?”董倩难过的扭动着身躯,手在自己的酥胸上搓按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发浪了,说,要怎么干你!”

    董倩把口中的火棒一吐,用双峰夹住棒身,红唇边带着一丝舔拭棒头的黏液,挑逗的看着向涛,呻吟着说,“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把我玩死都行!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