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五章车内的激情缠绵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五章车内的激情缠绵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车子刚刚驶入街道,陈刚便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了苏樱的裙内,“这么多?”说着伸出湿漉漉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摸我我当然会湿了。”苏樱娇声道,经过一整天的撩拔,她早己是泛滥不堪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兴奋的,你这个骚货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兴奋了,在桌子底下最兴奋,你知道我是多敏感的啊!”苏樱抓住陈刚的手,“再摸,不要停,啊……嗯!”苏樱双眼微闭,仰起粉颈呻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特别兴奋,说,是什么让你这么兴奋!”陈刚边揉着她的敏感地带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让我兴奋,嗯……喔……。”苏樱檀口微张,娇喘连连。

    “你跟姓向的跳舞也兴奋!”陈刚没有停止追问,越这样他越感到刺激。

    “兴奋,他说我很迷人,很香,…哦…啊…不要这么用力吗?轻点揉,啊…!”

    “你个骚货,第一次就这么发浪,老子揉烂你,说,他是不是硬了,碰了你没?”

    “碰了,他摸我的臀部,摸我的胸,摸我的下面,还想要我。你满意了吗!…啊…老公,我要,……嗯……!”苏樱知道陈刚喜欢做爱的时候听别的男人对她的骚挠,她越说得起劲,陈刚就越兴奋。

    陈刚越听越兴起,抓住苏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裤上,用力按住,大声的喘着粗气,“他有这么硬吗,有这么大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最硬,你的最大,我最喜欢你的!”苏樱身子一软,刚用手把拉链一拉,那根灸热的火棒便跳了出来,一下打在她的粉颊上,“啊,这么大了!嗯…”檀口一张就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陈刚只觉火棒一下进入了一个柔滑香软的洞中,不由得死死按住苏樱的臻首,腰身使劲的往上耸动,“让你吃,骚货,好吃吗!”

    苏樱尽力的让陈刚的火棒深入喉内,香舌在棒身上不住的滑动,“唔呜、呜……好吃,真好吃,我天天都要吃……唔呜、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陈刚手滑向她的香臀,在蜜洞中揉挖了起来,借着滑溜的汁液手指一进一出。

    苏樱嘴中含着火棒,臀部不住的扭动,呢喃道,“……啊,唔……!”再也耐不住下体的骚痒,吐出火棒,用手在沾满自己口水的棒身上不停的上下摩挲,一双迷离的媚眼看着陈刚,“老公,……嗯……啊,我要吗,好老公!”

    陈刚一个急转,将车停入一个无人的巷口,拿起棒身对着苏樱那泛着春情的香腮上就是一陈拍打,“骚货,要什么,说,不说就不干!”

    苏樱忙用手抓住,在脸上揉动着,忘我地舔着嘴唇呢喃道,“要这个宝贝,宝贝快进来,嗯,快进来呀!”

    “骚货,真他妈的骚死了!”一把把苏樱按倒在座位,举起长枪就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陈刚用力的抽插,蜜汁被弄得涨满溢出。苏樱的整个下身都湿了,她趴在车窗玻璃上,翘起圆圆的香臀,往后不停的迎合,口中持续发出亢奋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!骚货,喜不喜欢,你这个大骚货!”陈刚卖力的冲刺着。

    “喜欢,……噢……啊……,我最喜欢,啊……。”经不住那强烈刺激的苏樱,迸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,突然全身颤栗起来,“……啊……”的一声娇呼,却是丢了。

    陈刚把座椅放倒,抓住苏樱那头秀发,在颈上就是一阵狂吻,两手在那36d的大波上不住揉弄,猛地把她往椅上一丢,“骚货,我还没到呢!”从蜜洞中抽出来又塞进了苏樱的红唇中。

    苏樱马上配合的用手捧住,滑嫩的小嘴吸啜着。

    陈刚在嘴里抽插了一下,又拔出来,放入蜜洞中顶起来。

    美艳的苏樱娇喘嘘嘘、哼哦不止,涓流难抑的蜜汁再次奔涌而出,那欲情荡漾、红霞布满的娇美容颜,此刻益加妩媚妖艳、惹人爱怜,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。

    陈刚用双手抱起苏樱的大腿,把她的小腿架在他的肩头,然后他往前倾身,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,死力的往前顶,一下比一下狠、一下比一下深,每一次撞击都到达最深处的花心。

    陈刚强烈地冲撞让苏樱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,她紧咬下唇,娇靥泛起了潮红的妖艳神态。

    看着苏樱那骚浪的神情,迷离的眼眸,陈刚更加的卖力冲刺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陈刚的冲刺,苏樱的时而仰首,时而紧紧抱住,玫瑰红的波浪大卷发不住的上下摆动,发丝凌乱飘扬,却更显她的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陈刚耳中听着她强列的呻吟娇呼,眼中是美艳修长的身躯,憋住气,狂呼道,“就是要你死,今天就是要干疯你,你这个浪货,荡妇,自己说,你是不是浪货,荡妇!”

    “我是浪货,我是荡妇,我就是你的大荡妇,啊呀……好老公,……唔…,求你了,我真的不行了,……喔…!”苏樱开始求饶起来。

    陈刚可不管那么多,苏樱越是这样,他越发用力,他现在就像一头野兽,直想把把苏樱一把揉碎。

    一波波的冲击猛烈的撞击着苏樱的私处,她终于忍不住又一阵触电般的颤栗,又一次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刚望着她爆发时的绝美神情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亢奋,一把抓住苏樱的秀发,把她从椅上拉起来,不容分说全部喷射在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苏樱猝不及防,只得任由陈刚的白浆直接在她的嘴中炸开,有些来不及咽下的溢出了嘴角,流向了那泛红的香腮。接着用手指把脸颊嘴角上的白浆刮进嘴中,一口一口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刚大汗淋滴的躺倒在一边,看着苏樱正在刮拭那如花美靥上嘴角的白浆,那神情、媚态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疯狂,“骚货,老子真想再干你一下!”边说边在胸前那对大波又抓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樱把胸一挺,媚眼一抛,“来啊!我的亲亲好老公!”

    “没劲了,今天酒喝多了点,下次,下次一定干你一晚上。来,舔干净!”说着指了指下体。

    苏樱把手上嘴角的吮吸掉后,顺从的爬了过去,认真的从上到下用檀口把棒身清理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内稍做休息,陈刚把音乐打开,开车向住处驶去。

    音乐声中,陈刚正色道,“说真的,姓向的老鬼是不是看上你啦!”

    “嗯,可能吧!”苏樱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色鬼,你可不要真的给他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放心,我就是你一个人的!”

    “不过,利用他帮帮我们倒是可以!”

    “怎么利用啊?”苏樱睁着圆溜溜的大眼无辜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还不知道?你看今天饭桌上,那个男人没被你迷住,我看他们都往厕所跑,肯定是被你这个骚美人迷得受不了,到厕所去放枪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,没有的事!”苏樱红着脸佯怒道。脑海中却浮现出,饭桌上那些男人集体对着她搓弄下体的画面,双颊不禁潮热起来,嘴唇也有干涩,不由伸出香舌舔了舔嘴角,“有水吗,我好干啊!”

    “还没吃饱啊,刚才不是喂了你一嘴的水吗?呵!”陈刚调笑道,“听到我说打枪,怎么?又干了,又想吃了!哈哈!”

    “讨厌,人家真的口渴啦!”苏樱用手拍了一下陈刚。

    “要谋杀亲夫啊!呵!”陈刚夸张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要谋杀你,杀掉你这个讨厌鬼!”苏樱捏起一双粉拳在陈刚身上胡乱捶道。

    “唉呀!好啦好啦!别闹了,我在开车呢,真要谋杀亲夫啊!”陈刚左右躲避着,一个不小心,车子拐到了路边,咯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樱见状住了手,嗔道,“有没有啦!我真的口渴啦!”

    经过刚才一番大战,陈刚其实也有些口干舌燥,“车上是没有啦,到前面加油站去买瓶水吧。正好加点油。”方向盘一打,拐入了路边的一家加油站。

    陈刚下车交钱加油,在油站的超市买了两瓶水,递了一瓶给苏樱,“也下来透透气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下去啦!你快点。”苏樱丢了两次,早慵懒得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陈刚看着苏樱那酥软的样子,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,上了车在她耳边悄声说道,“等会回家还要不要!”

    “不要啦!都要被你弄死了!”苏樱一声娇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了!回家早点休息!”男人对女人这种征服感是最满足的。

    奥迪离开加油站加速向小区飞快的开去,说实在的,陈刚真是也觉得有些疲累了。对苏樱这种媚态十足的少妇来说,不拼尽全力还真是无法满足。每一次,陈刚完事后都想休息,但只要苏樱的眼神一勾,有时甚至只要她躺在那里那种懒洋洋的酥麻样,陈刚便会又忍不住跟她杀上一场。

    有一个这么样骚浪的美女老婆,老子真得会短命几年!陈刚心里暗自笑骂。可如果真叫他不要做,打死他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这真是所谓的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