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章第二十四不章骚货,受不了啦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章第二十四不章骚货,受不了啦

    (网 &lt;a href=&quot;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 target=&quot;_blank&quot;&gt;&lt;/a&gt;)一到家,陈刚就迫不及待的一手握住苏樱那丰满的大波搓揉起来,嘴巴含住胸着那粒小巧粉红的蓓蕾,用力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…老公啊!,给我!”苏樱闭着眼,如痴如醉的叫道。

    陈刚在在车上就己经被苏樱含弄得快要爆掉了,此时那还忍得住这求欢的呻吟声,他掏出火棒,对准那湿得一塌糊涂的秘缝,叫道,“来了,我的骚老婆!”

    苏樱早己张开那修长完美的双腿,饥渴难耐地期待着他的抽插,一听陈刚这么说,立即娇滴滴地向他叫道,“喔……,快,好老公,快!喔…”

    陈刚听到苏樱如此浪的声调,他把腰一沉、屁股往前用力一挺,一根粗长的硬物插入了苏樱水潺潺的秘穴里。

    这强而有力的抽插,让苏樱像久旱逢甘霖般,饥渴的娇艳脸蛋,立时眉飞色舞起来,她吐气如兰地高举双腿,双手环抱在陈刚的颈后说道,“喔…对!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好棒!”

    陈刚看着身下妖艳而放浪的苏樱,紧紧的抱了起来,一面胡乱吻着苏樱的粉颊和香腮,一面耸动下体急促地抽插起来。

    被硬物一举塞满的苏樱,脸上泛出媚惑的迷人神态,她眼帘微閤、双唇蠕动,像梦呓似的呢喃着,“……嗯……喔…。”

    陈刚看着神情迷离的苏樱,那性感火热的红唇像在期盼着什么,陈刚不由得将自己的手指伸了进去,苏樱立刻含住陈刚的手指,吮吸起来!

    陈刚一手按住苏樱雪白柔滑的大腿,一边猛烈而凶悍地冲撞,整个房间也立刻充满了“啪啪”的皮肉撞击声。

    苏樱含住陈刚的手指,“唔、唔”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骚货,手都吃得怎么起劲,下次老子用萝卜削一个火棒给你含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唔…好唔…,嗯!”苏樱沉醉在陈刚的冲刺里。

    “上来,坐上来,骚货!”陈刚一把翻过苏樱。

    苏樱一下变成了女上男下的体位,她雪臀先轻轻地套弄着,然后便旋转起来,速度由慢到快。

    陈刚一下直起了上身,两手抓住胸前的大波,用力揉捏,还不时拉扯着蓓蕾。

    苏樱一边发出令人蚀骨的呻吟,一边摇晃着那玫瑰红的大波浪卷发,那充满诱惑的曼妙胴体,绽放着一波波白晰、动人的肉浪。

    陈刚猛然把她压在床上,再次换成男上女人的姿势。

    苏樱一头秀发倒悬在床下,随着陈刚的抽插摆动着,水汪汪的媚眼痴迷的看着陈刚,口中不断的叫着,“……喔……,……嗯嗯……,……喔!”

    “骚货,受不了啦,骚货!”陈刚憋着气进行最后的冲刺,“啊!来了!”

    苏樱只觉体内的硬物一阵颤动,陈刚那滚烫而大量激射而出的液体,迅速淹没了她发情的秘缝。

    那温热酥麻、液体溢流的极度快感,让苏樱忘情的娇呼,“……啊……!”也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瞬时安静下来,只弥漫着高潮过后、异常满足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良久,苏樱先爬了起来,用馡红的俏脸去磨擦陈刚那己软下来的宝贝,口中轻声道,“真棒,老公,刚才好舒服!”

    陈刚也满足的抚摸着她的秀发,“满意了吧!这个奖励好不好啊!”

    苏樱红唇轻含那火棒吸吮,然后又把它吐出来舔舐,接着又细心而温柔地舔遍整根,呢声道,“满意!”

    在两人沉浸在床第之欢的时候。向涛陷入了不安的沉思中。

    段正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,这可不像他一贯的作风,如果他跟自己闹一下倒没事。可现在他一声不吭的、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了。这可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那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。

    ★★★★★★

    几日后,段正接到了老五的电话,“段哥,查清楚了!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老五带着查到的资料和偷拍的照片来到了段正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段哥,这是这几天拍到的和调查到的结果!”

    段正拿起一看,立时火冒三丈,“陈刚!原来是你这个小子搞的鬼,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段哥,这小子是那的,要不要我来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交给你去办,要干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还有这个小娘们,向涛这几天总是带着她进出。长得可真他妈的迷死人!”

    段正看着苏樱的照片,暗道:你个小骚货,准是你把向涛给迷得五迷三道的,让他把工程给了陈刚。好啊,你不仁,就别怪我不义啦!

    “这个女的先别动!”

    老五一愣,笑道,“是,段哥,这给你留着!”

    段正笑了笑,“你先去吧,记住,要干干净净,不要留手尾!”

    “我办事,段哥还不放心吗?”老五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次不同以往,是跟他在斗,搞不好我这半生的经营都要泡汤!”段正指了指向涛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这样做吗?”老五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怕了!”段正斜着眼瞥了一眼老五。

    “有段哥在,我怕什么!”老五一挺胸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逼得我的,要是这次不出声,那以后就任他捏了!”段正长出一口气,“斗不斗得过,都要试一下。不然,以后也没我的份了!”

    “是,都听段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次我要敲山震虎,让他知道我不是软柿子,想圆就圆,想扁就扁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先去了!”老五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段正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步棋走得很险,是成是败毫无胜算。不过不怎么做一下,以后不要说是汤,连渣子都捞不着。大厦将倾,只有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至于你这个美骚货,老子要好好的调教调教,俯身在苏樱的美照上狠狠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陈刚还毫不知情的在做着发财的美梦,他跑东跑西上下筹备着,丝毫没有察觉危险正向他逼近。

    老五独自来到了陈刚停车的车库。

    他深知这次事情的重要性,以往段正吩咐事情,他都是叫手下人跑跑腿,可这次,他要亲自动手,才能保证不泄露风声和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他避开了车库里的监控探头,不露痕迹的打开了陈刚的车门,将车子的刹车系统破坏,再关上车门,抹去痕迹,来到了自己车内等候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时分,陈刚才急匆匆的走了进来,他约了搞建筑的杨总会面。

    他启动车子离开车库,老五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上了高速后,老五驾车逼向了陈刚。

    “碰”的一声,他撞向了陈刚的车尾。

    陈刚回头刚想骂,老五又是一下狠狠的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陈刚才反应过来,不对,这是冲着自己来的,故意撞的。

    他加快了速度,想摆脱老五。老五也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当车速突破了120后,老五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刚看着后视镜,老五的车离自己越来越远,心中正暗自得意,想将车速减慢,连踩几脚刹车,车子却没有丝毫反应。他暗叫:糟糕。

    车速越来越快,没有丝毫减速的趋势,陈刚急得满头大汗的左扭右转,一个急转,车子冲向了护栏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护栏被撞得七零八碎,车子也撞得飞了出去,在地上连翻几个滚,摔得稀烂。

    陈刚满头是血的被困在车里,变形的车头压着他的脚动弹不了。他哼哼唧唧的奋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老五开着车缓缓的逼近了,他停住车,走到陈刚身边,望着一地的汽车碎片和全身是血的陈刚。

    “救我!”陈刚发出微弱的声音,手向老五伸过来!

    老五看着陈刚的手,面无表情,没有说话,摇了摇头,起身回到了车内。

    车子的油一滴滴的漏了一地,当油弥漫到着火处,“轰”的一声,车子全身迅速燃烧起来,&amp;amp;quot;砰&amp;amp;quot;的一声巨响,车子炸了起来,陈刚被淹没在火海中。

    老五看着车子炸开烧了起来后,才开车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他将车开到一僻静的地带,将车子浇满汽油,打开火机,丢向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下,车子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向事先停好的另一辆车中,离开了被烧的汽车。

    在回程的路上,他拔通了段正的电话,“段哥,都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净吗?”段正的声音从手机中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段哥,一干二净,灰都没剩下!”老五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你就先出趟远门,过几天再回来!”

    “段哥,一切都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段正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老五掏出口袋里的火车票,上面的日期是前天的。他要伪装成前天就出了远门,一星期后才回来的不在场证明。

    “还有几百公里啊!”他自言自语道。他要开着车到火车要去的地方,再从那里乘火车回来。

    段正在椅子上抽着雪茄,他明白好戏开始了,收拾了陈刚,接着就是苏樱了。想着苏樱不久就会在他身下扭动的骚样,他忍不住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按动了通向门口董倩桌上的电铃。

    董倩正在整理文件,“叮”的一声,桌上的红灯亮了!

    她放下文件,暗想:这次不知道又怎样折磨我!下体却因即将来到的刺激分泌出了润滑的汁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