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九章鱼网装的媚惑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九章鱼网装的媚惑

    (网 &lt;a href=&quot;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 target=&quot;_blank&quot;&gt;&lt;/a&gt;)“你说什么呢?”苏樱从沙发上跳起来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跟他做凭什么你一说他就答应啦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你去问他啊!”苏樱半是心虚,半是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…!”陈刚被她顶得回不了嘴。

    去问?怎么问啊?问你上了我老婆吗?就算真上了也不会说啊!都怪自己太心急,又没看到就说了。

    只见苏樱媚眼圆睁,秀眉微蹙,红唇轻咬,脸胀得通红,一幅气呼呼的样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错怪她了?

    “是你叫我去的,那我明天去说,不要啦!好不好!”苏樱叫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

    陈刚不吭声了,看苏樱气呼呼的样,也别有一番风韵。不觉走过去搂住了她,“是我不好,不该怀疑你,对不起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苏樱一拳擂在他身上,嘴角却已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陈刚捉住她的手,抱在怀里问道,“说真的,他没占你便宜,这我可不相信!”

    苏樱迟疑了一下,心想:说不说呢?说了不知道会怎样,不说连自己都不相信向涛会老老实实的。

    陈刚看她迟疑的样子,明白自己没有想错,“还想,肯定被他占便宜了!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就是摸了一下啦!”苏樱见瞒不过,只得在他怀中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摸那了?”陈刚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听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啊!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可别生气?”

    “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你开始发什么脾气?”

    “只要没真的做什么,我不会生气,谁叫我老婆那么迷人,谁都想占点便宜啊!”

    苏樱定睛看着他,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说了,他摸了我的这里和这里!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雪臀和双峰。

    干,都摸了!

    “这里呢?”陈刚把手放到了两腿间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!”苏樱嗔道。

    “胸都摸了,怎么摸的!”陈刚眼前又浮现出向涛在苏樱胸前色迷迷的样,下体却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樱用手臂在自己胸前擦了一下,“就这样碰了一下,又没真的摸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样碰一下,没这样摸!”说着一手扯开苏樱上衣,掏出大波来把玩搓弄。

    苏樱打了一下他的手,“没有啦!”

    “你摸了他没?”手仍在搓弄着雪峰。

    “没…没!”苏樱被他揉弄得起了反应,面红气喘。

    “骚货,摸一下就来劲了!到底摸了没!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,你不是喜欢我骚吗,我不骚给你看骚给谁看啊,嗯…!”苏樱双眼己是水汪汪一片。

    “那天在晚会不是都碰了你吗?怎么今天反而老实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挨着…我,…啊…!”陈刚的手伸入了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“说,不说清楚就…!”陈刚的手猛的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…啊…!我说,我说!”苏樱被刺激的叫起来,“就摸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摸的!”陈刚两眼发红,下体却因苏樱的诉说更加发硬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苏樱吐气如兰,隔着裤子轻拂陈刚的铁柱,“喔,老公,怎么这么大了!是不是听到老婆给人摸刺激啊!”

    “骚货,还说!”陈刚抱起苏樱,那雪白的美胸,一只在手中揉捏挤弄,一只含住蓓蕾,舌头在上面打转。

    苏樱全身的情欲器官都被调动了起来,搓弄着陈刚的铁棒,娇声道,“老公,我要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”陈刚也是暴涨欲裂,直想赶快进入那滑软之地。

    苏樱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一把推开陈刚,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!”陈刚被弄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惊喜给你!”苏樱满脸的春意化都化不开。

    “等下再说,我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等下你会更忍不住!”苏樱说着起身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陈刚强忍着下体的不适,等着苏樱。

    又搞什么名堂?什么惊喜?

    陈刚胡思乱想着。

    “老公,喜欢吗!”苏樱一声轻呼,打断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只见苏樱穿着一件鱼网式情趣内衣走了过来,雪白如玉的肌肤在黑色网格下若隐若现,胸前双峰露出峰尖,开档的下体显露无遗。

    苏樱眼波流转,无限娇媚的站在他面前,用手拢了拢那玫瑰红的波浪卷,香舌轻吐,“喜欢吗!”

    陈刚见此情景,那还说得出话,扑倒在那美妙的胴体上,腰身一挺,便真插而入。

    “哦,骚货,真是骚,没人比你更骚!”一口咬住露出的峰尖用力的咬扯,底下一阵狂抽狠插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,不行了,喔…嗯!”苏樱本己情欲大动,空虚感一下被填满,舒服的大声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陈刚嘴里吼吼有声,不知辛苦似的一下比一下的猛的耸动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骚了,我忍不住了!”陈刚表情痛苦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再等…等下,我就…到…了!”苏樱骚媚的抚着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陈刚强忍着,又是一阵狂冲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!”苏樱娇躯一阵扭动,死死的抱着陈刚,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刚狂叫道,“大骚货,老子要出了,出到那!”

    苏樱玉手轻抚娇靥,眉梢眼角满含荡意,含住自己的手指舔弄,“随便…你,想在那就在那,…身上…嘴巴,随…你!”娇躯不停的向上迎合。

    陈刚见这幅骚到极点的美态,再也憋不住了,‘啵!’的一声,拔出来,就想塞入那性感的红唇中发射,可还是来不及进入,便一股脑地激射而出,那到处胡乱飞溅的液体,有些在苏樱的脸颊、有些在她的秀发,有些则落在了那黑色鱼网装上。

    苏樱被那浓稠滚烫的液体一淋,全身一激灵,仰起那美艳至极的媚脸,伸出香舌,握住陈刚的东西,把那些残留的液体完全舔干净。

    陈刚舒服的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樱沉醉在高潮过后的快感中,半响才侧起了身子,如丝的媚眼望着倒在地上的陈刚,“太厉害了,真要被你弄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才厉害,穿这么骚,想要人命啊!那里来的?”陈刚摸着苏樱的大腿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人家特意去买的,好看吗?是不是更刺激!”

    “刺激,激得我都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,我天天穿给你看!”苏樱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,天天这样也就没感觉了,时不时来一下才好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看,搞了我一身,头发上都有!”苏樱似乎才发现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这么骚,我一下没忍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洗一下啦!全身都是!”苏樱轻笑道,进了浴室,花了半个钟头,把自己彻彻底底洗干净。

    苏樱裹着雪白的浴巾走出浴室时,陈刚赤裸着坐在沙发上,还是没有穿衣裤。

    只见酥胸半裸、乳沟深邃的苏樱胸脯上,水渍隐约、雪白的肌肤动人心弦地起伏着,那仅堪能遮住神秘地带的浴巾下,是一双笔直修长、完美无瑕的柔滑玉腿。

    苏樱娇嗔的看着陈刚,“你怎么还不穿衣服啦!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洗啊,还穿什么衣服!”

    陈刚走过去低头吻着她的肩头和粉颈,然后停留在她的耳垂上轻声说道“我的心肝,你可真迷人!”

    苏樱微偏着娇艳的脸庞、甜蜜的柔声道,“好了,快去洗吧!”

    陈刚三下五除二的就洗完出来了,苏樱己穿着睡衣靠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。

    “老公,来啊!”苏樱拍了拍沙发垫。

    陈刚走了过去,看了会电视,心中疑虑未解,开口问道,“你说姓向的交给我做,他那么爽快的就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啦,还问?要不那天我们一起去,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自己把它弄下怎么样?”陈刚冷静下来,心中却打起了主意。

    段正不也是靠着向涛才一步步的做到这么大的吗?我现在也可以啊,这么大一个工程,姓向的随便就可以给我,那以后还得了。我还需要这么辛苦的给段正卖命吗?

    说到底不过一个副总,那有自己做赚得多!只是老婆可能……!

    陈刚望着卷发下苏樱的俏脸,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以前怎么没想到,可段正会答应吗?再说,你也没有这个资金啊!”

    “那些都不是太大问题,就是转包出去也赚不少啦!只是你觉得向涛会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我怎么知道!”苏樱想起向涛的色样,脸有些发烫,娇羞的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试一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许吃醋,再像今天一样!”

    陈刚看着苏樱,有些发慌,他又舍不得苏樱,又舍不得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,“你只要不是真的去做就行,占点便宜就占点,实在不行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的,不要到时又怪我!”苏樱知道向涛才不会就占一点点便宜就肯罢手。

    “是我说的,实在不行就算了,可不能真的被他得到手!”陈刚有些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陈刚虽然心知肚明以向涛的为人不可能只浅尝即止,但又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,希望苏樱能全身而退,同时又能完成目标。

    可事情会像他预计的那样发展下去吗?

    苏樱能逃出向涛的手心吗?或是她根本就不想逃出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