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八章发浪的许彗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八章发浪的许彗

    (网 &lt;a href=&quot;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 target=&quot;_blank&quot;&gt;&lt;/a&gt;)“房子看好了吗?”陈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,这个150的。”许慧指了指户型图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先来我办公室坐下。”陈刚带着许彗到了办公室,“你先坐,我去看一下最高给你多少折扣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陈刚进来了,“给你75折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低价!”

    “真的,那太感谢你了!”许慧没想到会有这么低的折扣,十分高兴,“中午请你吃饭,带夫人一起来!太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邻居吗,再说和张秘也熟,都不是外人,不要这么客气啦!吃饭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饭是一定要吃的。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总要感谢一下啊!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再客气就见外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今天一定要请你!”

    陈刚见许彗很坚持,只好应承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今天把合同手续都办好,还是过两天?”

    “过两天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我都说好了,你随时过来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真是太谢谢你了!那中午你看在那里好!”

    “随便,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尚品怎么样,那的西餐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我真的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,我等你,不来可不行啊!中午见!”

    陈刚送走许彗后,沉思起来:她开始说是表弟买房子,可今天这个表弟不见踪影,连提也没提。买房是分期还是一次性也没问。这个女人背后不简单啊。中午一定要把她弄清楚。

    想到中午,许彗那摇晃在双峰之间的项链也进入了陈刚的脑中。

    尚品西餐厅。

    许彗早早的便订了一个小包间,等着陈刚的到来。

    陈刚进来时,许彗不知在跟谁打电话,一见陈刚,便对电话那头说道,“我有事,先挂了啊!”对陈刚说道,“怎么一个人来了,夫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中午有事,就不过来了!”陈刚根本就没想要告诉苏樱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还没见过呢!改天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啊!”许彗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定!”

    服务员走了进来,“请问可以点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一个澳州小牛排,你点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来个黑椒牛排!”

    “还要些什么吗?”服务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再来个水果沙拉,两个玉米浓汤。”许彗放下单子,“好了,先这些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填好单出去了。

    少许功夫,牛排、沙拉、玉米浓汤陆续上齐,“请慢用!”

    陈刚看服务员走后,把门带好,边吃着牛排边漫不经心的问道,“许彗,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想问什么?”许彗切着牛排,浑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陈刚放下刀叉,盯着她衬衫下的乳沟一字一句的问道,“你和老曹是怎么认识的!”

    许彗呆住了,她万万没想到陈刚知道她和老曹的事。胸口间的项链也停止了晃动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是想不通,你为什么会和老曹搞到一起!”陈刚一边嚼着牛排,一边轻声细语。

    许彗呆立了半响,忽的满脸堆上了笑容,“陈总,你想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陈刚继续切着牛排,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说出去,你想怎样都行!”

    “怎样都行!”陈刚的手抓住了衬衣内的双峰,“这样行不行!”

    许彗一声娇呼,“你弄痛我了,轻点吗!”说着身体就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刚平素跟官员打交道都是低头哈腰,现在一个官太太在他身边如此,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轻点,老子就喜欢用力!”说着,一手一个,用力的揉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!”许彗妩媚地冲着陈刚叫道,“轻点,嗯!真弄痛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痛了,待会要你更痛!”陈刚把许彗的牛仔裤一下就褪到了脚底,里面居然没穿内裤。

    “靠,你这个骚货,内裤都不穿,是不是天天要给人上啊!”陈刚用手一下就戳进了秘缝里。

    “…哎呦……嗯……,是啊,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骚吗!你老婆骚不骚啊!”许彗扭着头呻吟着。

    陈刚想到苏樱现在可能正跟向涛在一起,向涛那老色鬼不知会对苏樱怎样,心里又是刺激又有些心痛,“操!”大骂一声,抓起许彗的长发便顶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!”的一声,许彗被陈刚一下顶到了沙发上,她趴在沙发上,把屁股高高翘起。

    陈刚站在许彗身后,开始大力地抽送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!”每一次抽送都伴随着许彗放纵的叫床声。

    陈刚抓住那对在胸前荡漾的圆球,下体使劲的抽送,“骚货,爽不爽啊,跟老曹爽还是跟我爽啊!”

    “跟你,跟你,啊……噢……!”许彗也不管外面是不是有人听到。

    陈刚看着如此放浪的许彗,耐不住的一陈快感袭来,抽了出来,把许彗一下扯过来,跪在地上,就塞进了她嘴里。

    许彗忙一口含住,舌头就在上面伸展舔吮,双手肆意地抚弄。

    陈刚两手按着她的头,腰部用力,在她的嘴里用力的抽插起来,每一下都顶到了喉咙深处。

    “唔…唔…唔…!”许彗被顶得叫也叫不出,顶得她几乎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陈刚猛的死死的按住她的头,在她口中爆开来。

    许彗忙不迭的吞咽着那喷在喉咙里的白浆。

    良久,陈刚才拔出来,在她脸上擦了擦,“骚货,好吃吗!”

    许彗的俏脸被顶得通红,柔声道,“好吃!”

    “好吃以后随叫随到,听到没!”陈刚看着许彗,想到苏樱不知会不会也如此,心中很是燥动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啦,这么凶干嘛!”许彗抱着陈刚的大腿,把火棒放在脸上磨擦,又含了几下。

    陈刚坐了下来,看着许彗跪在地上含弄他的东西,摸了摸许彗的头,“要含就认真含,我不吃完就不准停!”

    就这样,陈刚一边吃着牛排,一边享受着许彗口舌的服务。

    饭后,许彗详细的说了和老曹的事。

    原来有次和向涛在车上交欢时,恰好被老曹看到,并偷拍下来以此要挟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和老曹一直保持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他弄了以后,舒服了,才总是保持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!那有啦!”

    “还说,你被老曹干的那个骚样我可没忘!”

    “干,你还真的被老曹干爽了!”陈刚见许彗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以后还跟他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你就行啊!”许彗风骚的抱着陈刚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个谁最让你爽啊!”陈刚揉着许彗的丰胸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啦!”

    “你老公呢!”

    “他都不回来,怎么比啊!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这个骚货到处发骚,原来是老公喂不饱你!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喂我啊!”许彗迷离的眼神望着陈刚。

    “你个荡妇!”

    “我就荡给你看啊!”许彗的嘴从陈刚的胸膛一路吻下来,直至把那根硬物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许彗摇摆着脑袋慢慢地吞吐着,赤裸的上身开始有节奏地起伏,胸前洁白的大胸也随之不停地晃荡起来。

    在许彗舌尖的挑动和嘴唇的套弄下,那根东酉变得越来越粗大坚硬,由于粘满了唾液而显得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许彗的嘴巴几乎被陈刚粗壮的硬物胀满,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 “哦!哦!真他妈的爽啊!老曹的东西也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最好吃,唔……!”许彗喉中发出低低的呻吟,雪白的肌肤轻轻地颤动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……,你个骚货,真会舔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呜……!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陈刚从许彗嘴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给人家吗!”许彗握住从嘴里抽出来的东西,又放入嘴中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喂你,荡妇,我还有事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说下次就下次!”陈刚怒道。许彗对他来说只是发泄的对像。

    许彗看陈刚生气了,忙安抚道,“好了,听你的,别生气吗!”

    两人分开后,陈刚望着许彗的背影,想起刚刚她发浪的骚样,不由又想起苏樱。

    苏樱会也对向涛这样发浪吗?也会这样抚摸含弄他的东西吗?

    晚上一定要好好问问!

    当苏樱下班回到家后,看见陈刚阴沉着脸坐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!怎么不开心啊,我可有个好消息!”苏樱抱着他,在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陈刚早把苏樱抱得紧紧的,狂吻起来。可今天,他想到是不是刚才苏樱也这样亲在向涛的脸上,想到那柔软细滑的香舌在向涛嘴中蠕动,他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他忍住火,“有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办成了,国际会展中心的项目向涛答应给你做,高兴吗!”苏樱跳到他怀中,双手环绕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高兴!你怎么说的,他就答应了?”陈刚仿佛看到苏樱躺在向涛的怀中。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啊,我一说他就满口答应啦!”苏樱媚眼游移着,不敢和陈刚的双眼相对。

    “骚货,你是不是给他上了!”陈刚再也忍住心中的怒气,抱起苏樱就往沙发上一丢,厉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