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六章弄死我了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六章弄死我了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“你这个骚样,老子等会就要你好看!”孙剑看着周曼发春的骚样,下体硬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多准备点子弹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可是存了一晚了,待会你可全要喝下去,漏了一滴我就收拾你!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有多少啦!”周曼噘起红唇做了个唉吸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啪” 的一声,赵子明推开门走了进来。看见两人笑嘻嘻的样,“周曼陪孙总说什么呢,孙总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有周曼陪,我还不开心吗?啊!”孙剑笑道。手在桌底下依旧抚摸着雪白滑嫩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孙总说笑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孙总最会开玩笑了!”周曼也不甘示弱的在桌下把手伸进了孙剑的裤档,摸出硬得发烫的火棒,手掌在上面来回绕圈,时不时得拽动两下。

    孙剑又惊又喜又爽,硬棒在周曼的纤手下不断的变粗变硬,弄得孙剑是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即想马上塞进周曼的嘴中,又想插进她的秘缝,更想就这样喷在她手中算了。

    “开玩笑,开玩笑。”孙剑由于下体的拽弄,叫也叫不得,干着嗓子说道。

    一顿劝酒吃喝下来,孙剑吃得是又开心,又辛苦。

    开心的是一有空,周曼的手便会摩挲他的硬物,辛苦的是憋得实在是难受。

    就在孙剑忍无可忍之时,赵子明给了他机会,“孙总,你们吃,我出去一下,肚子有些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!”孙剑巴不得他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“没事,老毛病,胃痛,带的药吃完了,我去药店一下就回。你们吃,你们吃,不要管我!”

    “没事,孙总,他这是老毛病了,吃了药就事。”周曼的手加快了速度,红唇一张一合的,好似要含下去似的。

    赵子明一出门,孙剑就跳了起来,一脚站在椅子上,一手握着自己的硬物,就往周曼嘴里塞去,“骚货,叫你摸,给老子含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曼将嘴巴含住孙剑那抖擞不止的棒头,她由前端开始轻含慢吞、一厘米一厘米地缓缓往下吞,逐渐的将棒头整个吃进嘴里,舌头在上面打着转,吞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婊子,…喔…,真他妈的会含,真的婊子都没你会含!…喔…!”孙剑仰起头兴奋的叫着,“说,你是不是婊子!你个骚货!”

    “我是,我是婊子,是你的婊子!”周曼嘴巴离开棒头,如痴如醉的微眯杏眼,“来上我啊,你不是要弄死我吗,嗯!”又低头含住,大肆舔舐起整个棒身来。

    “喔,真是骚得要死!干!”孙剑从周曼嘴里抽出来,就将她推到在桌上,从后面一插而入,“喔,喔,爽,看我要你的命!”粗鲁的将裙子上面扒下,两个白嫩嫩的的大波立时跳了出来,孙剑一手一个,又抓又捏,腰部不住的顶动。

    “啊,真的要…弄死…我了,啊…!”周曼兴奋的大叫。

    孙剑经过一顿饭的搓磨,早就快爆了,又给周曼口舌一伺候,现在再弄进去,只抽插了几十下,便觉小腹紧缩,暗道不好,“啊!”的叫了一声,一阵喷薄而出,趴在周曼身上喘起了粗气。

    “小骚货,不行了!”孙剑趴了一会,从周曼背上滑下来,瘫坐在椅上,火棒己无精打彩的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周曼嫣然一笑,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孙剑的火棒,“就不行了,不是要弄死我吗!”蹲下来,握住满是自己浪水的棒身,套弄起来,时不时的用嘴巴含住。

    刚喷完的棒身最是敏感,周曼一含,孙剑浑身激凌一下,忙推开周曼,“喔,等会等会,骚货,真不行了,下次,下次!”

    周曼边套弄着,边幽怨的道,“下次就别找我了啦,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难过死了。”

    孙剑一听,就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,“你个骚货,老子今天要不玩死你,老子就不姓孙。”说完,狠狠的在周曼嘴里弄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唔…唔!”渐渐的,小虫在嘴里慢慢的有了起色,逐渐涨起来,周曼吐出棒身,手继续套弄,“大了,大了,嗯!”

    “上来,快上来,骚货!”孙剑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周曼忙扶住椅子的两端,圆嫩的屁股往下一坐,‘卟’的一声,套了进去。

    孙剑双手捏住胸部不断搓揉。周曼扶着孙剑的大腿,臀部猛摇,一上一下一进一出。

    “哎唷!哎唷!……这下真的弄死了…我不行了!……啊!”

    “干,你不是要死吗,死了吗!啊!干!”

    孙剑憋住气,狠狠的顶着,抱住周曼,把她顶得往前一扑,倒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啊,真不行了,真要被你弄……死了!”说着臀部一阵乱扭,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孙剑看周曼泄了,也早没了力气,两腿发软,瘫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曼趴在桌上喘息着,回头看见孙剑无力的模样,呵呵笑道,“怎么了,孙总,没力了!”

    “没力了,骚货,老子这么用劲,那还有力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轻点吗?”

    “轻点?轻点能满足你这个骚货吗?怎么样,满足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满足了,都顶到人家心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到心里了,那什么时候要就找我啊!”

    “找你,当然找你!”周曼在孙剑胸口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孙剑握住周曼轻捶的纤手,“小宝贝,真是我的好宝贝!”

    “还要不要出来一次!”周曼用手握住孙剑的棒身摇了两下。

    孙剑喷了一次,在周曼的吸弄鼓起精力才弄得她丢了,自己那还有东西再出来,忙摇头,“留着下次再弄你这个小骚货!啊!”嘴里却不肯服输,又有那个男人愿意在这件事上认输呢?

    周曼轻笑一声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当两人整理好衣服后,赵子明走了进来,他就像是掐好了时间一样。只等孙剑两人一完事,他就出现。

    “孙总,不好意思,跑了两家药店才买到!让你久等了!”赵子明举起手中的药盒叫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关系,好点了吗!”你不回来都行,孙剑暗想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怎么,吃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吃好了,周曼你吃饱了吗?”孙剑故意问周曼。

    “饱了!”周曼嗔了孙剑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满堂福门口闲扯了几句,各自告别。

    赵子明和周曼一上车,赵子明就问道,“录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周曼柔柔的看了她一眼,从包里拿出手机,“都录下来啦,你慢慢听吧!”

    赵子明迫不及待得拿起耳机,插入手机,发动车子,边开边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曼的呻吟浪叫和孙剑的喘息狂喊不断传入他的耳中,他越听眼睛越发亮。口中念念有词,“真是骚货,他干得你爽不爽啊!”

    “爽,好爽!”周曼在副驾驶座扭动起来,一手搓揉起双峰,一手在下体揉捏,不时放入嘴中舔吸手指,“他干得我最爽了,干了两次!啊,嗯!”

    赵子明眼睛越发发光,呼吸声急促了起来,“还干了两次,操,你个骚货!是男人都可以上你,是不是!你是不是跟所有男人都能爽!”

    “是,…是…,是男人就行,你行不行啊,你是不是就在门外偷听啊,听了一次还想听啊!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在门外,听你在里面被干!”

    “听得爽吗!…啊…,……嗯……,快来,…嗯…!”周曼在自己的抚慰下又流出了浪水。

    “自己解决,你个骚货!老子没空!”

    周曼从包里拿出一根电动情趣棒,放入了下体,电流一开,她便立时呻吟起来,“噢....啊....好爽、好舒服....喔.”

    “骚货,假东西都这么起劲!靠!”赵子明咒骂着,眼睛却发着光。

    周曼自顾自的一边呻吟,一边将情趣棒放得更深,开光调到了最大,“...噢....呼、呼...

    ” 猛的一翻白眼,头往后仰,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贱货,干!”赵子明骂道,一把抓住周曼的头发,按在自己胯下。

    周曼下身还插着情趣棒,掏出赵子明东西就咬住,一路上,她就这样埋首在裤档里一直用着功。

    ★★★ ★★★ ★★★

    陈刚坐在办公室里在制定国际会展中心的招标书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总,我许彗啊!”

    陈刚心里一动,“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,要去看你们的房子,你忘了?”

    “没忘没忘,你随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明天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在,我天天都在,只是不一定会在楼盘,你快到时打我电话就行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说定了,我明天去找你!”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!”陈刚放下电话,憧憬起来。

    许彗真的要买房子?她说是她表弟要买,可刚刚电话里又没提,看明天她是一个人来还是两个人来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陈刚送苏樱上班后,就接到了许彗的电话,“陈总,我现在售楼部这里,你在那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在路上,马上到,你先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樱也接到了张诚的电话,让她到向涛那里去。

    苏樱怀着忐忑不安又期待兴奋的复杂心情往市长办公室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