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四章在他老公面前发泄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四章在他老公面前发泄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“怎么倒个垃圾倒这么久?”陈刚一回到家,苏樱便问道。

    陈刚于是把刚刚在楼下碰到张诚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他也住在这里?”苏樱暗想要是张诚把她住在这里告诉向涛,那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以前没碰到?”

    “以前就算碰到,也不认识啊。说不定以前天天擦身而过,但你不认识,又怎么会注意。”陈刚幽幽的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啊!”

    张诚夫妇回到家中,许彗问道,“这个陈刚在启航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他是启航分公司的老总,最近好像要调到总公司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看不出来啊!”许彗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找他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有什么事,我又不买房子!”许彗笑道。

    “快做饭吧,我有些饿了!”张诚摸着肚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哟,真难得,从前回家都是不想吃,今天怎么啦?”许彗娇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陪向市长在外面应酬,今天又没去,早饭又没吃,自然是有些饿了!”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没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向市长有点事,没出去!”张诚没有把苏樱的事说出来,他对在工作和向涛的私事方面一向口风很紧。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。”许彗的手机发出了叫声。

    许彗忙走到包前,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谁的短信?”张诚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发错了,是些垃圾短信!”许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垃圾短信太多了!”许彗把手机放入了衣服的口袋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歌声响了起来,又是许彗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嗯,是,现在吗?”许彗脸上不自觉得浮现出娇羞的表情,“过一会好吗?我刚回家,好吧!”

    张诚看到许彗的表情,疑虑的问道,“谁啊!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那有,一个老同学,等会叫我去聚一下!”许彗见张诚有些疑虑,提高的声音,“是女的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高兴干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总不可能板着脸吧,怎么,这也吃醋?”许彗俏脸浮现出取笑的神态。

    张诚没有说话。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但到底是那里不对劲,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自从他跟向涛当秘书后,便很少有时间陪许彗,大部份的时间都在外应酬,虽然他俩之间跟以往并无区别。可今天的电话,许彗的神情,使他突然有些心慌起来。

    吃过中饭后,许彗先出了门,说是去跟同学见个面。张诚没有阻挡,他还是选择相信许彗。

    他在许彗走后没多久,也上班去啦。

    许彗出了小区门口,打了个的,出租车并没有往医院开去,而是开到了市委。

    此时,距下午上班还有半个小时,办公区内并无多少人走动。

    许彗径自前行,一路竟走到了张诚上班的地方,她没有在张诚的办公室停留,而是走向了里间,向涛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只见她一推开办公室门,一手靠在门上,一手斜靠在臀部,对着屋里的向涛抛了个媚眼,挑逗似的笑道,“向市长,我来了!”

    原来刚才那个电话竟是向涛打来的。

    向涛坐在桌后,木着一张脸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向市长,叫人家来又不理人家,那我走了啊!”许彗扭了扭腰,作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向涛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凶干什么,人家好怕啊!”许彗张着粉红湿润的嘴唇,边走边笑道。

    许彗一走到向涛身边,向涛便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一拉,本来就是半开的薄纱衬衫一下就被扯掉了两粒扣子,一对酥胸完全坦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干什么!我的好市长,把人家衣服都扯掉坏了。”许彗嘟起小嘴,用一种迷乱妩媚的眼神望着向涛。

    向涛只管将手从衣服的两侧探了进去,粗鲁的抓住那双丰挺弹性的酥胸,同时抚捏着那两颗鲜红的娇嫩蓓蕾,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向涛捏弄搓揉。

    向涛粗鲁地揉弄着许彗的胸部,像一只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,他张开大嘴由颈部一直亲了下来,停留在柔软而丰满的酥胸处,边抓边咬,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了腹下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嗯……”许彗微微地抖动着身子,闭起眼睛,深锁眉头,死命地咬著嘴唇,口中发出了呻吟,酥胸不停的往向涛的嘴里送,丰满的臀部也不断地挤上前来。

    向涛摸到下腹处的手,停了下来,却是许彗的牛仔裤太厚,“脱掉!”

    许彗抚弄了一下额上的秀发,妩媚的望了向涛一眼,动作轻柔的把牛仔裤脱掉了。里面竟是一黑色半透明的丁字裤,中间那团茂盛的草从都快要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骚货!”向涛用力一扯,竟把丁字裤也一把给扯掉了。

    许彗穿着敞开的薄纱衬衫,下身赤裸,一头乌黑的长发早己垂散在背后,媚态撩人,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叫道,“向市长!”

    她俯下身去,柔软的小手拉开了向涛的裤链,把内裤拉到一边,手握住了硬邦邦的一根火棒,手指温柔的在上面来回摩挲。

    向涛大马金刀的坐着,手一直在玩弄着许彗那又白又软的酥胸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的办公室发出了有人进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彗吓得花容失色,立马蹲在了向涛的脚下。

    向涛不动声色,他知道这时候来的人除了张诚,不会有第二个人,他今天把许彗叫到这里,就是要边看着张诚,边玩弄他老婆,好让他早上的气能消下来。

    向涛握住自己火棒,在许彗那光滑而俏丽的脸颊上不断地研磨着。许彗也把手轻轻按住那根发烫的东西在自己脸上上下揉动。

    “张诚。”向涛突然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许彗吓了一跳,芳心大乱,她没想到向涛要这样玩,她知道,向涛不叫,张诚是不会贸然就进来的。

    她马上用哀怨的眼神望着向涛,边伸出沾满黏液的舌头,舔了舔火棒,轻声道,“不要啊,向市长,不要叫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向涛对着她的耳朵轻声道,“你弄得我舒服就没事,弄得不舒服我就要你趴在这桌上,干翻你,还要叫你老公进来看。”

    许彗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向涛扶着自己的东西,沾了点许彗舌头上的黏液,然后往她柔嫩而富有弹性的粉腮上拍去,“啪、啪。”

    许彗的脸颊被火棒抽打得红了起来,她捉住向涛的东西,噘起两片湿润的嘴唇往下深深地一套,忘乎所以地含弄起来。

    她由上往下舔弄,进而含住下面的小球,时左时右的吸进吸出,口中不断分泌出黏液,将原本涨满的棒身舔弄地更加光亮。

    此时,张诚走了进来,“向市长,有什么事!”

    许彗吓得心都快停止跳动了,但有办公桌挡着,张诚并不知道此时他那妩媚的老婆嘴上正含着向涛的火棒。

    向涛用脚踢了踢许彗的细腰,许彗立时钻入了桌底,这种情形似乎使许彗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她用嘴唇包住棒身,手尽力地向下拉着,嘴唇不停的吮吸着,时而用舌头飞快的舔索着滚圆的棒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你站在这等一下,我这几份文件批好后,你送一下。”向涛被许彗吸得很是爽快,同时张诚就站在面前,这双重的刺激让他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小张啊,你家里是你做饭还是你夫人做饭啊!”向涛有意无意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许彗做饭,我可不会做!”

    “她做得好吗?”向涛用手抓住许彗的酥胸,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做得还不错,向市长有时间,可以到家里让她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!”向涛心想,你老婆现在就在吃我的东西。

    许彗听着向涛与张诚的对话,心中又是刺激又是羞愧,两种感觉交合成一种奇异的情绪,她连吸数口,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球,手嘴并用。舌尖在上又舔又含、又用牙齿轻咬,双手在球上不停地抚摸、揉捏着。

    向涛终于忍受不住了,小腹一阵紧缩,强烈的快感蔓延到全身,将稀薄的白浆喷进了许彗的嘴中。

    “过来,拿去!”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化。

    张诚感觉到有些不对,“您没事吧,向市长。”他接过文件问道。

    有事,你老婆在底下吃得我好爽。向涛心想,嘴里却说道,“没事,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,你出去吧,我一会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您休息会,我先去送去啦!”

    向涛望着张诚出去,等到外面带上房门的声音传过来,他长出一口气,“喔,骚货,这次真爽!”身子一转,许彗含着跟着他的转动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彗没有停,而是继续吮吸着、上下套弄着,任由一股股的白浆喷到自己的喉咙里,一滴不剩地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向涛平息下来,她才站起来,娇羞着嫣红的脸颊,“坏死了,这样玩弄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宝贝,你刚才不是也很爽吗!啊!哈哈!”向涛经过刚才的一弄,心情大好起来。他抓住许彗抱在怀中,“是不是很爽啊,小骚货!”

    “爽,我的向市长。”许彗娇嗔道。

    向涛哈哈大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