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三章欲火难耐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三章欲火难耐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“咚、咚、咚!”敲门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?难道又是老曹?

    苏樱没敢应者,轻手轻脚的到门口猫眼一看,长吁了口气:原来是老公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半天不开门,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?”陈刚看着满脸春意的苏樱,“怎么啦,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我在做菜呢!”苏樱低下头掩饰一丝不安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个样子,知道的你在做菜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发春呢?”陈刚调笑道,说着就要掀苏樱的裙子。

    苏樱“嘤、咛”一声,“一回来就取笑人家!…啊…!”却是陈刚手己伸入了裙内,摸到了她的蜜缝。

    陈刚只觉滑溜溜的一探即入,“还说没发春,都湿了,还没摸就湿了,说,想那个男人啦!”

    “想你啊!谁叫你早上弄人家来的!还说!”苏樱经过刚才自己的抚弄,虽说泄了一次,但擀面杖终究比不上男人的真东西来得好用,陈刚一摸,她那敏感的体质和还未平复的情欲被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樱纤手一伸,顺着陈刚的小腹就摸到了胯下,在裤子外揉弄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也大了,…嗯…,好硬!”苏樱一下就跪到了地下,粉颊贴在裤档处陶醉地抚弄几下后,把拉链拉开,一下就把里面那条热腾腾、硬邦邦的物体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喔,好大,…好…硬!”苏樱双手握住,此时,那种腥臊味反而更加刺激了她的情欲,她开始前后左右、上上下下的撸动起来,感受到手中的东西越来越胀、热、硬,眼口一开一合,溢出晶莹透亮的液体,牵引成丝。

    苏樱此时的桃花洞口早己是潮湿一片,浪水一一滴滴的涌出洞口,手中那粗壮硬实的物体,变成引人垂涎的食物,她低头一口将它含住,香舌将棒身完全包裹住,一卷一舔的吸吮起来,她一边用嘴一吞一吐的吸弄,一边用手在那两棵圆球上不停的抚弄摩挲,嘴里发出唔唔的娇哼。

    陈刚一回来便得到娇妻这般的含弄,看着苏樱在胯下的骚态,香臀不住的扭动。两脚一搓一蹭,将鞋袜踢掉,伸出右脚,拿脚大拇趾往底下挖去,廷着秘缝按揉,不时突破进去挑压。

    苏樱那里还忍受得住这般的挑逗,仰起俏脸,大大的媚眼早己如丝般迷离,眼中像蒙上了一层迷雾,“…啊…,嗯,…嗯!”一边难耐的扭动,一边兀自在手中不停的拽动棒身。

    “啊,老公,不要,…啊…,嗯,我…要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,骚货!”陈刚被吸得气喘吁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,我要!”苏樱忙不停点着臻首,香腮春潮一片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,骚货!”陈刚把苏樱的头又按下。

    “要大东西,要粗东西,要你这根硬东西!”苏樱边舔边娇呼着。她那灵活的香舌,不断地在口腔内刮舐着他的棒身。

    “骚货,老子一回来就要,干死你!”陈刚被苏樱的浪语吮吸挑逗得再也忍耐不住,扶起苏樱往桌上一趴,挺着长枪就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、啊!…老公,你好厉害,顶得老婆好舒服,…呜呜……噢…!”

    苏樱娇喘嘘嘘,呻吟一波比一波大声,蠕动不安的惹火胴体时而翻转扭曲、时而挺耸摇晃,胸前雪白的大波巍巍颤动不已,一双纤纤玉手死命地按住桌子的边缘,撑起上身不停的娇呼着。

    陈刚看着苏樱那骚痒难耐、如癡如醉的媚态,不由得狂抽猛插起来。

    苏樱被顶爽得下体直耸、雪臀乱迎,只见她两手搓揉着自己的双峰,气喘嘘嘘地浪叫着,“…哦…,老公,你…太…厉害了,…噢……啊……爽死我了!”

    苏樱媚眼翻起,贝齿咬住红唇,“啊!”的一声长叫,娇躯颤抖起来,手紧紧得抓住陈刚的臀部,又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刚随着苏樱高潮的来临,棒头被蜜洞一股决堤而出的浪水瞬间淹没,大喊了一声,“干,骚货!”也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桌上气喘吁吁的趴了半响,方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陈刚拔出棒身,拍了一下苏樱的香臀,“怎么样,我的骚老婆,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苏樱羞惭地低下臻首,低声道,“满意!”

    陈刚故做听不清的样子,“什么,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!大点声行吗?”举起手在耳边晃动。

    苏樱娇羞得大声道,“满意!听到了吗!”

    陈刚呵呵笑了起来,抱起苏樱又是一阵热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唔,该吃饭了!”苏樱吻了一会,捶着陈刚的肩头嗔道。

    “还吃什么饭啊,还没吃饱啊!”陈刚还是含住苏樱的香舌。

    “唔,好了啦,亲得人家都喘不过气来啦!”苏樱娇嗔道。

    陈刚呵呵笑了一会,也松开了手,“谁叫你这么骚,我一见你就想亲啊!”

    苏樱含笑瞟了陈刚一眼,理了理额头凌乱的秀发,进入了厨房。

    “今天亲自下厨啊,知道你做得老公辛苦,特意补一下啊!呵呵!”陈刚故意把做字说得重一些。

    “是啦,你做得辛苦,我煲了虫草汤啦!”苏樱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啊!”

    “不对你好对谁好啊?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着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今天老孙叫你到公司说了什么?”苏樱停住调笑,问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说调职的事!”

    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,老孙说谁拿下项目就让谁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项目啊?”苏樱把汤端到桌上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国际会展中心项目。”陈刚有些忧虑,他并没有把握能拿下。

    苏樱看到陈刚忧心的样子,“国际会展中心?今天上午向涛还叫我去送文件给他!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他怎么说!”陈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在,我放下文件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打听下。”陈刚貘犹疑着问道。他知道向涛对苏樱打着什么主意,但他又不愿失去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问下。”苏樱为了陈刚,决意去问下向涛。

    “要是姓向的开口让我做,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!”陈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,他凭什么让你做啊!”苏樱嗔道。

    凭你啊!你撒下娇,姓向的这个老色鬼还不乖乖的听你的。看他看你那个急色样,你说什么都会听你的。

    这句话陈刚没敢说出来,他还舍不得让这个美娇妻去让姓向的揩油。一句话憋在肚子里没说,只得干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苏樱何尝不明白陈刚的心思,“明天吧,明天可能他还会叫我去,到时我问下,看有没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明天还要你去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他没在,文件没人讲解啊。”

    “文件要讲解什么,他不会看吗?”陈刚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只是这样一说,也可能不会去啦!”

    “你去姓向的那里,可别给他占什么便宜。”陈刚看着苏樱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,胡说什么啊!”苏樱羞红了脸,“那我不去啦!”

    “我开玩笑的,别生气了,不过,你真要小心姓向的,我看在晚会上他抱着你那样,像要把你吃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怎么今天这么舍不得我啦!”苏樱轻笑道,“你不是喜欢听我说别人骚扰我吗!”

    “听是听啦,真干可不行,我才不舍得呢!”陈刚想起苏樱在向涛的身下辗转呻吟,心中十分难耐。说到底,他还是舍不得自己的美艳老婆被其它男人玩弄。

    平常骚扰一下,当当调情的谈资。可真要躺在别人的床上,他还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把我想成什么人啦!我才不会呢!”苏樱佯怒道,心中却想,今早就有陌生人在你老婆的大腿上射了,你知道会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她心里这样想,嘴上可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随便说说!”陈刚看苏樱有些生气,忙哄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要不要我去问啦?”隔了一会,苏樱睁着那双俏丽的媚眼望着陈刚。

    陈刚支吾了一会,“你去问下就问下吧!”

    “不怕我被人占便宜啦!”苏樱笑道。

    陈刚有些不好意思,“相信你啦!”

    苏樱笑笑,心想:真要去问,姓向的动手动脚是难免的,不让他得逞就是。帮老公完成这个项目,让他升职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先喝汤,我还有菜没炒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炒吧,你坐下休息一会。”陈刚把苏樱按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陈刚手脚麻利的炒了两个菜,两人边吃边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★★★ ★★★ ★★★

    张诚提心呆胆的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。

    向涛猫在办公室里一直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他状着胆子,敲了敲门,“向市长!”

    半响,里面应道,“进来!”

    张诚推门走了进去,“向市长,到下班时间了,您看您是回家还是?”

    向涛盯着他看了半天,脸色逐渐转晴,“小张啊,刚才我脾气大了点,你不要放在心上啊!”

    “那里,怎么会,向市长这样做是把我当成了自己人,我怎么会啊!”张诚诚惶诚恐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,嗯,你先下班吧,我还有些文件要批!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您,万一有什么事吩咐我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先去吧,这些事你插不上手。”隔了会,又道,“明天,明天叫小苏过来一躺,把他们宣传部要怎么宣传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张诚听到这句话,心就放到了肚子里,他明白向涛的气己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把门带好,带着一丝愉悦的心情下班回家了。

    小吴把他送到小区门口,他自行往家走去。

    快到入所住楼房的路上时,遇到刚吃完饭的陈刚出来倒垃圾。

    “张秘,没想到你也住这?”陈刚连忙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“陈总,你住这里啊!你看我们做邻居做了这么久,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是啊!真是很巧,以后常来坐啊!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!”

    陈刚想得是能跟张诚攀上关系,向涛那里也会好说话。张诚想的是以后找苏樱就更方便了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心机,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张诚,在聊什么呢?呀!你们认识啊!”许彗从后面走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认识?”张诚对着许彗指了指陈刚。

    陈刚忙道,“早上晨练时刚刚认识的,你们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老婆!”张诚笑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嫂夫人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许彗笑了笑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三人说了些客套话,各自回家了。

    陈刚心里却炸开了锅,许彗居然是张诚的老婆。

    她身为一个一医院副主任大夫,老公又是市长的秘书。居然和一个看门老曹鬼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他左思右想,前后琢磨,实在是想不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