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二章老曹的猥亵 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(1/0)

激情女人花:少妇的诱惑第十二章老曹的猥亵

    (网 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</a>)奇怪的是,向涛并不在办公室。

    苏樱环顾了一下,市长办公室和其它的办公室并无太大区别,就是陈设的东西都大些。办公桌大、椅子大、会客的沙发也大,一个成年人睡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别扭。里间还有一个小门,不知通向那里。

    “张秘书,向市长不在办公室啊!”苏樱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刚刚还在这啊!”张诚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“是不在,你不信去看看啊!”

    张诚进入办公室看了看,在小门外敲了敲门,“向市长、向市长。”里面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“奇怪,刚刚还在这啊,要不你等一下吧。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一直在这里吗?”苏樱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刚才出去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啦,向市长肯定是出去了,你又没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,我问问。”张诚说着出了门,一会功夫,他回来说道,“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他知道向涛对苏樱的心思,对她说话一直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向市长刚刚到何书记那里去了,要不你先把文件放在这,到时向市长要问你再来?”张诚有些迟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放在里面了,先走啦!”苏樱如释重负,带着一阵香风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诚微笑着送苏樱离开,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。向涛一上班就叫他找苏樱送文件,他当然明白这不过是个借口,现在苏樱却走了,待会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发火。

    向涛坐在市委书记何文的办公室内,满肚子的不耐烦。他一早叫张诚去喊苏樱送文件,就在办公室里焦急的等待苏樱的来临。他自己心中都有些笑自己:我这是怎么了,就像个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子一样。唉,不是我经不起诱惑,只怪美人太迷人啊!

    谁知道何文突然找他谈事,他耐着性子商讨完。一出来,就在肚里暗骂:谈什么谈,什么时候不好谈,坏了老子的好事,苏樱肯定等好久啦。想到这里,他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人呢?向涛一进办公室没看到苏樱,“小苏呢?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向市长,她刚刚来过了,等了一会您还没来,就把文件放在桌上,先走了。”张诚看着向涛的脸色很不好,小心翼翼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没来不会叫等吗?怎么做事的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怎么搞的!”向涛一肚子的火再也压不住了,劈头盖脸的对着张诚就是一陈痛骂。

    骂了半天,“马上让她过来,现在就过来!”

    张诚低着头挨了训,听到这句话,马上拔通了苏樱办公室的电话,“喂,小苏在吗?什么?不在,到那去啦?哦哦,知道了,你叫她回来时马上到向市长这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向涛看着张诚,“怎么,不在?到那去啦?”

    “苏樱她刚刚出去啦,他们也不知道她去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向涛把门一摔,气冲冲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张诚看着怒气冲冲的向涛进去,抹了下一头的冷汗。他跟向涛这么久,虽然向涛经常发火,但发这么大的火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看来今后对苏樱的事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才行。

    苏樱编了个借口早早地就出了办公楼,其实就算她不编借口,她要出去一下,也没人会难为她,办公室的人都在讨她的好,以望能在她身边多待一会,闻闻她的体香,看看她的媚颜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暂时避开一下向涛。苏樱明白,如果向涛回去看不到她,一定又会叫她去,可早上被陌生人骚扰了一次,她现在真是没什么心情再和向涛去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苏樱在菜场买了些菜,准备回家煲个汤好好安慰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真是丢人,居然被人在公车上这样玩弄,还射在了大腿上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是谁,那人的东西好像还挺粗。苏樱想起自己用手替陌生人拽弄下体的情形,不由得又脸红心跳起来。

    我是怎么了,被人一挑逗,就忍不住了,居然会用手替他做。

    苏樱站在厨房的洗手盆前,粉脸红潮泛起,越想越不能自己,不自禁的双腿夹紧,身体扭动起来,下体的酥痒感越来越重,急待有根棒状物来填充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再想了。她努力的抑止自己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时,楼下一人一路东张西望,偷偷摸摸的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那不是老曹吗?他到这来干什么?

    苏樱停止了扭动,望着老曹鬼鬼祟祟的进入了自己所居住的单元楼。

    苏樱好奇的张望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咚。”不久,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苏樱吓了一跳,走到门口往猫眼一瞧,竟是老曹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苏樱没有出声,她不知道这个老曹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老曹隔了半响,又用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,自言自语的,“应该是还没下班!”

    他往左右两边瞧了瞧,竟把手伸入自己裤内,掏出火棒,自顾自的对着苏樱的门撸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骚货,你知道吗,老子可想死你啦!每天看着你过,老子就想把你扑倒,狠狠的弄你啦!”嘴上一边念念有词,手上一边不停的撸动。

    苏樱在门后捂住了嘴,脸涨得通红,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老曹手里那根黝黑粗壮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想到老曹年纪不小了,这根东西还这么粗,这么大,不知道被它弄一下会是什么感觉?

    呸,呸,想到那去啦,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跟老曹…。

    “骚货,天天这么骚,等着男人干啊,骚货。”老曹继续在门口叫前。

    苏樱涨红着脸,即想躲开,可又忍不住不看。

    只听得老曹声音越来越大,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,“啊!你个骚货!”随着老曹的一声咒骂,只见他身体一抖,喷射在门上,手还用劲的撸了两下,像是要把它挤干净,“骚货,又让老子浪费了一炮。老子迟早要弄在你身上。”说着示威似的对着门抖了几抖。然后,把裤子扎好,点了根烟,下楼去啦。

    苏樱看得是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,看着那根黝黑粗壮、耸立的东西一弹一晃,更可以感受到它的火热坚硬,尤其是最后那一喷一抖,真像是对着自己在喷,在抖一样。小腹一热,下体竟潮湿起来。

    苏樱难耐得用手抚着自己的香腮,这个死老曹,难怪有时在门口闻到一股腥臊味,原来是他搞得鬼,要不是今天自己回来得早,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想到老曹那喷射抖动的样,苏樱越发燥动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老公,你知道吗?

    有这么多男人都想上你老婆,你想不想让他们上啊?嗯,老公,我要你,你怎么还不回来,嗯!

    苏樱娇喘起来,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,竟把自己的手指伸入了裙底里抚弄起来。

    …喔…,弄我,快来弄我,嗯,我是骚货,你们都想上我,嗯,她一手抚弄着,一手放人嘴中吸吮着,迷离的眼神四外搜寻着,她现在只想找一样东西来塞住下面的空洞感,止住她的酥痒,猛然看到桌边一根擀面杖,苏樱玉手一伸,抓过来就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…嗯…,喔…,老公,快来,快来,你知不知道,他们都想上我,…喔…,都…想…上我,…嗯…!”苏樱逐渐沉入淫欲的迷思,幻想着老公正趴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抽动,突然变成了老曹,又变成了向涛,又变成了一个没有脸的陌生人,最后,无数的男人光着身子围了过来,“啊!”苏樱闷哼了一声,下体一张一缩,竟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苏樱瘫在椅上,过了良久,发现手中还握着木棒在下身中,顿时羞不可抑,猛的把它抽了出来,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她清了清下身流出来的汁液,定了定心神。

    我这是怎么了,怎么这么想男人那东西。

    都怪那些男人,每个人都来挑逗我,我看上去真的那么骚,那么迷人吗?

    苏樱来到镜前,镜中一双桃花眼泛着春水,红红的香腮,小嘴微微一抿,脸上写满了情欲。这个模样,谁能说不美,谁能说不骚,谁能说不迷人啊!

    苏樱捂着脸,想着那些男人为自己疯狂的样子,不觉也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她用力摇了摇头,似乎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她拿起毛巾,打湿了,在脸上捂了会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接着来到厨房,把汤煲在了火上。

    我是爱老公的,我才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。她在内心不断的为自己的行为与想法辩解。

    但如果有人现在正在看着这美艳的少妇,任谁都能看出她正逐渐陷入情欲的漩涡中。

    老公也真是的,怎么还没下班,这都几点钟啦。

    苏樱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指针己经指向了十二点。

    以往这个时候,陈刚己经回到了家中,做起饭来。

    陈刚不喜欢苏樱在厨房里忙活,他宁愿自己做,也不愿苏樱动手。理由是他觉得女人在厨房里待久了,身上就会有油烟味,就不好闻了。

    苏樱拿起了手机,准备拔通陈刚的号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