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行小说网
繁体版

风流少年夜夜做第十一章 狂干孕妇表姐 风流少年夜夜做(1/0)

风流少年夜夜做第十一章 狂干孕妇表姐

    第十一章狂干孕妇表姐

    我送走大炮,上了楼,发现我家里有奇怪的声音,爸妈的房间虚掩着,难道是爸妈?我悄悄走过去,通过门缝,原来表姐,表姐什么时候来的。其实是这样的,原来表姐来我家看看我妈,结果只有保姆,自己大老远来,正好累了,便先休息,让保姆走了,打电话叫姐夫过会儿来接自己。表姐已经结婚,是个孕妇。表姐想要休息,心想反正家里也没人,就没有锁门。表姐坐到床边之后,既然左右没事,不妨先来段孕妇操,就趴在床上,翘高屁股,做着膝胸卧式运动,做着做着,突然楼下传来声音,表姐以为我回来了,正要下去,之后便躲在楼上看得真切,便没下来。一切让她想起和老公的鱼水之欢,心里难过起来了。

    从怀孕中期开始,老公就不敢碰她,但是越接近产期,她越有一种充血的压迫感,很容易冲动,终日烦郁,欲念躁生,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排解。

    表姐翘高肥臀,手掌弯绕过大肚皮,从两腿间去护住下裆,那里有一点湿湿的,表姐用一根指头在上面点了点,觉得舒服了一些,便又再点了点,更舒服了,她免不了用整个手掌去磨揉,这下可好,太舒服了,表姐忘情的自我抚慰着,沉醉不起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大量的水份便泛透了她的孕妇内裤,黏黏腻腻的,让她夹也不是,张也不是,表姐乾脆将内裤拉下脱掉,仍然趴在那里,直接挖弄起穴儿来了。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,她按着肉缝不停的前后搓摩,大腿快乐的颤抖摇动,喉咙里回荡着惑人的叹息,表姐美在心头,根本忘了理会外界的动静

    我小心的蹲在门缝前,鸡巴当然涨得死硬,心脏则是跳得狂烈无比,血液四处乱冲,整个人脑袋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表姐完全没想到会有人偷看,只顾不停的用手指在阴阜上揣来揣去,我从她高翘的屁股下,瞧见表姐的大阴唇相当肥厚,暗褐褐、膨凸凸的,像刚出炉的面包,同时遍布着刺扬扬的软毛,看起来如同棕刷一般,可是过不了几时,那纷乱的草茵,就都被沼泽里的丰沛水份所淹没,伏贴在肉丘上了。

    表姐的脸虽然看不见,我却可以从她那断续的呻吟想像出她愉悦的表情,他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硬鸡巴上摸着,口中唾涎直咽。

    表姐用食指和无名指将穴儿缝撑开,我便又看见,她的小阴唇也十分发达,颜色更深,扭曲返折的肉片堆挤在大阴唇的内层,可是再里面色泽又一变,变成红通通水汪汪的黏滑腴脔,表姐用中指在突起的阴蒂上触了触,整个人栗栗地发抖起来,那嫩穴儿肉也蠕蠕的扭动不已。表姐更用力的挑撵拨弄,显然十分痛快,“哦……哦……”的埋首闷声唤着,然后她将中指向后一探,毫不费力的就将整只中指没入浪穴之中,并且出出入入的缓缓抽送。

    我看得是目瞪口呆,没法将平时艳丽高贵的表姐和眼前翘臀自慰的怨妇串连在一块,我盯着表姐的丰膏美穴,暗想,这要能和表姐干起来的话,一定会爽死的。

    表姐的指头越抽越快,浪水也越淌越多,左右大腿都各有一条溪流蜿然的泠泠而下,她这时已经骚昏了头,淫浪声高高低低,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乱叫,屁股头摇摆不定,穴儿则是被指头抠得“咕唧,咕唧”直响。

    突然表姐停顿下来,我以为她完蛋了,表姐喘了半天,挣扎的撑起来,爬到床头在化妆镜前摸来摸去,找到一件什么东西又爬回来。这次她仰天躺下,屁股已经很靠近床缘,大肚皮高高的隆起,两腿弯踞,脚趾扣着弹簧垫边,将那东西抓来胯间,原来是一柄上彩妆用的软毛刷。

    表姐倒转刷头,用它那圆圆短短而光滑的把柄,抵扣在穴儿口,我才知道,她是寻找替代品来着,他很想就这样走进去和表姐肉搏实战的销魂一番,却又有点心虚旁徨,思想间,表姐已将将柄身弄进了半截。

    这一来表姐更浪得理直气壮,她扭动着娇躯,那孕妇装被扯得只盖到腰间,她另一手捧住大奶奶,隔着衣服用力的揉握,脸蛋儿左右摇晃,为了待产而已经剪短的头发被汗水黏得满额满颊,红红厚厚的性感嘴唇圈成圆形,间歇的吐出诱人的哼声,下体轻轻摆动着,将刷柄摇的进进出出,忙碌不已。

    那温润坚硬的柄头,连续的压迫在阴唇与壁肉上,给表姐娇嫩的地方带来空前强烈的刺激,她沉沉地呜咽着,突然高声尖叫,腿肉因为颤抖而快速晃动,我也替她紧张起来,她手持刷底,狠狠的用力插着,然后愈来愈快、愈来愈快,终于双腿猛然一夹,两手都静下来不再活动,嘴巴“哦……”的长长一叹,双腿也软软地张开,脚踝颓然垂下床来松放着,任由那软毛刷慢慢被挤出小穴儿外,然后“咕吱”一声,一大团清清黏黏的浪水跟着冒出小穴口,上面浮着零星的泡沫,迅速的顺着表姐的屁股沟沛然的滚泄到床上,又立刻流过床垫,泫落在地板上漫成一片。

    我看都看傻了,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浪水可以流得这么惊心动魄的,房间一下子安安静静。我知道,此时不上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门一推,看到我时,她羞红了脸,压膝撑臂想要站起来,我知道机会不再,突然转蹲到表姐面前,趁她还来不及动作,一把捞向她的腿间,摸在阴户上,果不其然,那儿有的潮湿感觉。我立刻将指头按进夹缝里,曲着关节挑动着。“啊!”表姐惊呼起来:“我,你做什么?”我不理她,只管在她肉片上掏着,表姐突然牙酸起来,她下意识的抵御着,抬起屁股要躲避,我的手掌如影随形,黏住她的阴户不放,而且挖得更深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表姐难过的说:“我……你在做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我只管轻拢慢拈抹复挑,表姐抓住我的肩膀,屁股还挺翘在半空中,人却急急的喘吁起来。“啊……我……”表姐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表姐,”换我问了:“我在做什么?”表姐才平静没多久的春潮又开始澎湃激荡,我的指头已经深入到她的肉洞儿中,抠搔着她内里的细褶子。

    “表姐,”我又问了:“我在做什么呀?”“你……你坏……”表姐皱紧了双眉,说:“我……我要告诉你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手掌摸到一大堆刚泌出的浪水,晓得她口是心非,便吻上她的脸颊,表姐用明亮的大眼睛看他,也不闪避,我又吻上她的嘴,她默默的承接着,我和她kiss在一起,同时扶她站起来,手指却仍然挖在她的骚穴里。“唔……唔……”表姐哼着。

    双手开始细细地在表姐腿上摸索着,而且向上攀升到大腿这里来,表姐的身体旷时日久,被我摸得春心荡漾,将头倚在墙上,一语不发的任他轻薄。我再揉上表姐的屁股,那臃肿的两片肥肉,现在两边都被扯出妊娠纹,我伸舌头在上面舔着,表姐麻痒难当,轻摇腰枝抗议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两手从裙底摸进表姐的腰侧,再向前环搂着肚皮抱着她,说:“好大啊……表姐……”我的手又向上钻,捧住表姐两只巨乳,表姐穿着孕妇用的全罩杯内衣,我将它捋到上面,手指找到大乳头,用力得捏着。

    表姐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的,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,我抽出双手,去拉表姐背后的衣链,然后将孕妇装向上撩起,表姐顺从地提起双臂让他脱去,我将衣服放在头顶的架子上,再将她的胸罩也解下,于是一个赤裸裸的大肚妇呈现在眼前。表姐不敢看我,趴在墙上将脸躲进臂弯中,她听见后面的布料磨擦声,知道我正在脱衣服,她更不敢回头了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她感到我贴上来了,屁股上有他热烫的东西触着,她配合的张开双腿,我就将那东西顶在她最需要得地方,她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叫出来,我开始侵入她,她那儿许久没有男人造访,十分欢迎,不由自主的摇挺着来接纳,一截,又一截,再一截,哦!顶到终点了,她更快乐的再“啊……”一声,没想道我仍然在向前推,更深了,压迫得花心都扁了,还来,天哪!抵到心儿口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……”表姐忍不住回头说:“啊……你……究竟还有多少……?”“嗯……”我将剩下的部分继续插进去:“都给表姐吧。”“哦……天哪……要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表姐将屁股翘高,我开始抽送,表姐受到大肚皮的影响,只能让我自己摆动,我用力而缓慢的把长鸡巴送进拉出,以防她的身体受不了,才不过一二十下,表姐浓稠的分泌就沾得俩人下体都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表姐,怎么这样骚呢?”我摇着屁股问。

    “都……都是你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“还怪我,”我拆穿她的秘密:“我刚才有看见表姐哦……在房里……光着屁股……在……在……在不知道干什么……摇啊摇的……叫啊叫的……为什么啊?表姐生病吗?”“啊……”表姐羞极交加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偷看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表姐骚不骚呢……”我取笑她。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这坏蛋……啊呦……啊呦……哦……”表姐哼着说:“大坏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深哪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化妆台上有面镜子,我可以看见镜中反映出表姐趴在墙上,我从背后进去的模样,我兴奋的将鸡巴一下一下的干着,两手去玩表姐的屁股,不久又去玩她的大乳房,摸得表姐也是到处搔痒,噫欷不已。“亲亲姐姐,”我又问:“姐夫爱你的还不够吗?”“呸……,谁是你的……哦……你的……亲亲姐姐……哦……”表姐啐他:“我老公……哦……最近不敢碰我……他怕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怕对胎儿不好……我……我快二个月没有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深一点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我们这样会不会也不好?我还是拔出来了罢!”我说。“不行,不行,”表姐可着急了:“不会不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再插……再插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对……乖弟弟……哦……我还有一个多月……哦……姐姐好可怜……嗯……天天都想要……啊……天天都……好想要……乖弟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只有你疼我……不然……姐姐会浪坏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将身体轻轻弯贴到她背上,两手仍然玩弄着她的乳房,嘴巴去吻她的脸颊,表姐转头过来,眯着美目享受他的亲吻,我将她的脖子腮帮都吻个够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表姐仰着脸问:“好我……表姐这样……好丑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你为什么还来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怀孕哪里丑?很美啊……”我快快的插着说:“表姐没怀孕的时候很漂亮,怀孕了更漂亮,唔……姐姐好有弹性啊……姐姐永远是美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真的……?”表姐被干得太舒服了:“嘴真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以后拐……拐……个女朋友……给姐姐……瞧瞧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哎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快了……弟弟……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我听到她的催促,连忙将双手扶住她肚皮的两侧,才更加快速度和力量弄,整间房间“渍渍漕漕”的尽是插穴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啊……好鸡巴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天哪……弄死我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表姐咕噜的又是一大股浪水冒出,她不会喷,却总是一大滩一大滩的流,我停下来,问她:“姐姐累不累?”“嗯……嗯……”表姐喘着:“我不能再撑下去……我要休息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小守,我去煮饭给你吃表姐穿好衣服下楼了。

    我就站在厨房门口看表姐忙来忙去,表姐不时回头对我一笑。后来饭弄好了,表姐将它们舀分成两碟,端过来小餐桌上,我上来将表姐抱住,说:“好香啊!”“菜香还是表姐香?”表姐问:“快吃吧!”“吃饭还是吃表姐?”我也问。

    表姐拧了我的鼻子一下,转身去表姐拧了她的鼻子一下,转身去放好锅铲,回来一同坐在餐桌边,我已经狼吞虎咽起来,表姐看他好吃的样子,不免也觉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我很快吃完了,表姐却细嚼慢咽,还在一小勺一小勺的吃着,我拉着椅子坐到她身边,有趣的抚摸着她的肚子。表姐吃了半碟,说饱了,我脑中打着坏主意,正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表姐看他表情古怪,笑笑的轻拍了他一下脸颊,然后垫脚坐上小餐桌,将两腿抱起。表姐自然还是没穿内裤,我雀跃起来,知道她同意可以继续浴室里未完成的游戏,她走过来便要脱衣服,表姐却阻止他:“别脱,我老公随时都会来接我。”我心想有理,便扯下裤炼,拖出软软的肉棒,表姐伸手来摸揉了几下,它就硬生生的挺起,表姐说:“你这玩意儿,表姐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表姐她提着我的棍头,拉过来磨在自己的穴眼,没多久那浪水就淹出肉缝,我向前一挤,顺利的滑穿进去,表姐体验着那美感,慢慢的向后躺到餐桌上。我扶着表姐的两膝,低头看见鸡巴在肥穴中进进出出,视觉刺激引动高昂的情绪,现在表姐躺得四平八稳的,于是长驱直入,大大方方的操起来。

    表姐也马上就感觉到比刚才更强的快乐,“唔唔”的阖眼乱哼着,我马不停蹄,回回见底,干得表姐美上了天。“啊……我,”表姐说:“对不起……我没办法帮你动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得要多……多疼爱表姐啊……”“不会的,姐姐,”我说:“你里头好紧凑,我也很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表姐因为妊娠,子宫和膣道都容易充血,感觉非常敏锐。“哦……我……啊……你真好……啊……把表姐……啊……几天的浪水都……都掏出来吧……啊……表姐喜欢你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”

    我将肉棍退到最后,再狠狠的插入。“唔……唔……对……干死姐姐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每次……都……啊……插到最里面……啊……冤家啊……乖弟弟……姐姐爱你啊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表姐眉头紧皱,好像很难过,嘴儿却笑咧咧的,又好像很快乐。我偶而将鸡巴滑出穴口外游荡着,表姐急忙来抓,马上将它塞回肉缝里,敦促我快快抽动。“好弟弟……啊……”我想起当初去迎新娘时,表姐一袭白纱华艳无比,没想到现在却在他身下娇啼着,不禁更加兴奋。“哦……乖我……快快把姐姐干上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姐要你……天天要你丢……我要丢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浪声没完,果然就又是骚水泉涌,这时却听见门口传来刹车声。“啊呀……我老公来接我了……”表姐着急的说:“啊……啊……停下来……”我却不肯,他发狂的捧着表姐猛干,插得她哇哇乱叫。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天……哦……我从来没这样过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从来没这样舒服过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又……又……又来了……吧……啊……亲弟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干死姐姐了……啊……”终于我也鸡巴连连抖跳,射出精来了。“姐姐,美姐姐……”我深抵着表姐。“大坏蛋……”表姐埋怨我。

    我走了,以后经常来姐姐家玩,姐姐会想你的我点点头,送走了姐姐,那叫一个不舍。